张晓风散文简论


张晓风散文简论


 


台湾作家张晓风散文、戏剧、小说三个领域都业绩不俗,而尤以散文见长。早在1977年,晓风散文已饮誉全岛,被评为“中国当代十大散文家”之一。评论赞辞说:“笔如太阳之热,霜雪之贞,篇篇有寒梅之香,字字如缨络敲冰。”她“亦秀亦豪”,“腕挟风雪”的行文风格,使她的散文卓然独立,以其独特的审美视野,使人耳目一新。在她的散文中,中西方文化的自然交融,别具一格的抒情风格,精美绝纶的语言,摇曳生姿的结构形态,极大冲击了传统散文的固有概念,更令广大读者赞叹不已。


一、基督情怀与中国传统文化共同筑成的散文根基。


张晓风是站立在东西方文化交汇点上的一名作家,她的散文一方面透露出浓浓的基督教悲天怜人爱的情怀,另一方面也对中国古典文化充满留恋与景仰。


张晓风受西方基督教信仰和宗教哲学的影响,虽然较少直接涉及到西方哲学和具体作品,但是她的文章却洋誉着浓郁的“爱”与“温情”。实际上,作为一个忠实的基督徒,她的这种悲天怜人的仁爱情怀已经内化,笔走生风,若隐若现于作品中。虽然也出现“上帝叫太阳照好人,也照歹人”,这些直接出自《圣经》的名言。但是更多情况下,作品整体上传递的就是基督教义宣扬的“爱”。《初雪》中她写给女儿的信就是一篇爱的宣言书,其中对人生的思考和生命意义的探究,使人自然联想到基督教义。在她有了自己的孩子时,大夫们祈祷“上帝,我们感谢你,因为你在地上造了一个新的人,保守他,使他正直,帮助他,使他有用。”这使作者深受感动,实然发现什么是人,才了解什么是生存,才澈悟什么是上帝。这样的情怀在张晓风很多文章中都隐约可见。因此,爱与美,平等与感恩这些人类永恒追求的美好情怀,就成为张晓风散文中具有鲜明特色的印证。也是被西方宗教信仰熏陶后的作家们心灵的真实再现。


与受佛家思想影响的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类似,张晓风的上帝信仰也是在为寓居海岛一角的漂泊的内心寻找生命的寄托。长期的政治分离使这一部分作家有强烈的乡愁,抛弃或内心迫切需要一个支撑点,于是在需要宗教的救赎之外,他们还在传统文化中寻找文化的救赎。


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使张晓风沉迷其中,她对民族礼仪、文化风物、祖国锦绣河山的美的发掘与探索上,成为她的文章中最闪光的部分。《玉想》、《色识》是她诠释民族美感的两篇名作。在《玉想》中,作者对玉与室石进行了直接对比,玉的温润,无价,不经镶嵌,生死以之,兼有五德,间有微瑕等“美德”与室石的光茫四射、凌利、凶悍,恰恰代表的是中西文化价值中的核心部分。而对玉的品质的褒扬不就是在对中华文化的“中庸平和”之美的称颂么?《色识》一文更具特色,它对文化的探究到了一个更加“非实在物”的程度,这篇文章从色彩美学的角度,给中华民族杰出的色彩感悟和美学创造力以极高的评价。在作者笔下,色彩的纷繁复杂程度令人惊叹,一个民族对美的领悟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地步。祭红、牙白、甜白、娇黄、茶叶末、鹧鸪斑、霁青、剔红、斗彩、孩儿面、鹦哥绿、茄皮紫、秋葵黄、老酒黄、虾子青、鱼脑冻、鸡血……这一大串带着丰富想象的美感色彩罗列的正是对一个民族鉴赏力和创造力的肯定,更是对一种文化的肯定。


二、细腻含蓄的抒情风格所形成的女性化表达方式。


张晓风散文极具女人味,这种味道并不是体现在所写内容的琐碎上。相反,她的文章常常有人情世故的深刻剖析,历史承载的厚重。这种味道常常更鲜明地体现在抒情方式上。她的抒情方式最大的特点是细腻、含蓄。这与张晓风的艺术感受力和思维方式相关。应当说,张晓风散文中所体现的敏锐艺术感受力是惊人的。她从日常普通生活中如蚕茧抽丝一般生发出绵绵感悟,娓娓道来,令人心有所动。另外,她的文章有时还体现出“一种跳跃式、闪现状,象一支变奏曲无迹可寻,一乱凌乱,犹如走夜路,不见前路,也不见全方位,只能凭触摸感觉抓住一切可感之物来确定路况与方位”。所以张晓风散文中感性极强。


她的成名作《在地毯的那一端》,文笔极其细致地将自己年轻时的一段生命历程写出,使每个经历过那个年龄段的人,都会怦然心动。除直接描绘自己心态外,张晓风有时还能恰到好处地揣摩他人的心态,写得也十分细腻。在《不朽的失眠》中,写唐代著名诗人张继失意落榜回家路上作《枫桥夜泊》的故事,文章情节实际是非常简单的,但作者都以情为文,情中见文,文中见情,通过对人物心态的细致体察,加以环境氛围的渲染,使人物的悉怅之情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除了细腻外,张晓风散文还特别含蓄。她往往围绕一个立意,把情感拆分成不同层次,一波一波写出,这样文章会引导读者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作者精心设计的感情旋涡中,而记忆中的体验和想象力都会绵绵而出。《六桥》中作者对六桥的描绘,使人总隐隐约约看到了苏东坡、白居易的影子,“桥”所展示出的苏白的智慧使一个普通之物后面有了更深文化的内容。《秋天·秋天》中,作者所随意脱口而出的细微之处也使人想起中国古代文化中朴素的五行理论。“秋属金,色白。”而她的咏物名篇《柳》中使人联想到的不仅仅是柳,而是《诗经》、律诗许多带有文化符号意义的事物。总之,张晓风的含蓄使她的文章特别有咀嚼的滋味,这正如冰山理论一样,三分之一下面有三分之二的东西。


三、精致华美的语言打造的形式外壳。


读晓风散文最突出的一个感觉是作者对语言的极力追求。在她手中,语言如同一件艺术品,被打造得十分完美。为了达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地步,她除了以情驱文,给语言一种内在的灵气外,还积极运用陌生化理论,使自己的文字给读者以极大的新奇感。


就语言的精美而言,张晓风绝对称得上圣手。从段落里句式的精心安排,句子中灵活多变的结构,词语上词汇的丰富华丽,都体现了这个作家的才情。她的名篇《不朽的失眠》中,作者运用了多种句式。感叹句、陈述句、疑问句、反问句,交替出现,丰富了阅读时的语言感受。在用词上,她的词汇选择文雅而精美。“离开京城吧!议好了价,她踏上小船舟,本来预期的情节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寒窗十年,虽有他的悬梁刺股,琼林宴上,却没有他的一角席次”。这里作者在叙事中多用雅言,四字词语,使人读来别有一番感受。


另外,张晓风还特别善于给人以新奇之感。在她的文章中,我们常常为作者丰富的想象,令人耳目一新的语言所倾倒,她常常避免了人们最容易表达的表达方式,修辞方法,而从独特的切入点切入,新奇的外形式导出,叫人击掌称绝。这里体现的俄国结构主义的陌生化理论,把一件事,一种表达从人们最常见的表达上推开,而使之变得陌生,从而达到读者的新奇、惊讶和思考。《秋天••秋天》中“满山的牵牛藤起伏,紫色的小浪花一直冲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作者化静为动,将静止的图画变成了流动的视频,体现了语言的魅力。《炎凉》中“第一次使用竹席的感觉极好,人躺下去,如同躺在春水湖中的一叶小筏子。清凉一波波拍你入梦,竹席恍惚仍饱含着未裉尽的竹叶清香。”作者写凉席之凉爽没用直接表述的方式,而是展开想象,创造了一个唯美的空间。


另外,张晓风散文在结构上也有鲜明的特色,篇篇不重样,有时间、空间、逻辑结构,还有不少是随兴起讫,整篇显得很散。但是,细细思考,仍可以理出较为清晰的情感脉落,是真正做到了形散神聚。


张晓风以自己真挚的情感,深厚的学识素养,婉约的表现手法,独特新颖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她对世界的看法和对生命的深层追问,她的散文以清新华丽的外壳包裹着对人类精神的深层关怀。她的文章是真善美的完美结合,盛行于市场却不浅薄,实际上已经开创了一派新的散文风格。她在散文发展史中有不可忽视的贡献,促进了台湾散文的蓬勃发展,也成了十几年来大陆散文热中极有影响力的一翼。

《张晓风散文简论》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