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在慢慢成长中绽放

毫无疑问,朗朗是成功的。能够理解他的父亲在儿子成功后的欣慰,然而“让孩子成长得更快一些”在我看来只能是一个父亲一厢情愿的育儿经。设想,如果朗朗对音乐没有天赋与真正的兴趣,他父亲的这套理念不但不会成就一个天才,反而可能伤害了一个健康少年的身心。【说明:本段尽量不要直接提论点,避免“裸奔”式结构,一般老师们会强调第一段直接概括材料,这个做法也不好,浪费笔墨而且拖沓,不如直接将材料中的对立面拿来作反例更好一些,这样引出你自己的观点。】

在我看来,生命的成长自有它自然的过程,人们大可不必求猛进,让生命在慢慢成长中绽放,这样的绽放才是历久弥新的。【提论点为了防止跑题,可以用一部分考生自己的理解,再用一部分原材料中的原词原句,比如上面论点中的“不必求猛进”。】

一篇《少年中国说》,让人们记住了梁启超先生的名字,记住了一个胸怀天下的灵魂。人们同样不会忘记梁先生九个子女在乃父谆谆教导下,沉潜自己的生命,在并不猛进的生命成长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最终成功的故事。在给长女思顺的信里,梁启超一再告诫宝贝的女儿,“功课迫则不妨减少,多停数日亦无伤。”是的,梁先生懂得学问不是一两天就可能做成的,对世界真正的感悟需要日复一日的累积,拔苗助长是无用。

多年后,对远在美国的思成,梁启超也多次提醒他注意身体,“你们现在就要有这种彻底觉悟,把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十二分注意锻炼、休养,预备着将来广受孟子所谓‘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者,我对于思成身子常常放心不下,就是为此。”只有真正疼爱孩子的父亲,才会在孩子的沉潜与猛进之间,毫不迟疑地选择前者。梁先生懂得,过度严苛的训练,只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兴趣培养是渐进的,生命体验是需要时间的,慢慢来,比较快。【第一个例子分两段,核心内容不是在讲述梁启超干过什么事情或心灵鸡汤的故事,而是大量引述他的话,考生考前可以大量背诵名言,这比记住作家的人生经历对于写作更重要】

是啊,当太多人将《荀子》“学不可以已”曲解成对孩子的培养时刻不停的时候,我多想说,先贤真正的意思仅仅是学习是人用一生的时间渐渐悟道的过程;当太多人面对喧嚣的时代以自己的私语为基础讲求实际、不惜用摧折兴趣的方法逼迫孩子为所谓的成功学习,人们早已忘记了作为北大良心的钱理群先生的那句忠告——“沉潜十年”。【排比例,简短就好。】

近日,广东省政协委员黄艳儒提交提案,认为整体学制太长导致学生毕业太晚并建议,将现行的小学到高中的12年学制缩短为9年,这样19岁就可以大学毕业,可以更早地规划人生。在这一番算计中,这样的提议照顾了多方利益,唯独忽视了学生这一主体的利益。缩短流程、加快节奏、提升效率,这一思路用于工业生产或许可行。但生命毕竟不是冷冰冰的产品,教育也并非流水线生产,显然不能只顾及知识点的学习。除了知识点外,孩子们还要掌握各种知识点之间的联系,懂得综合运用,学会分析、归纳等方法。他们或许还要扩大阅读面,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和社会实践。他们要在学校生活中,学会学习,学会人际交往,形成创新思维,养成积极向上的性格特征等,为将来的学习生活打好基础,这些,能是用快来强迫孩子们做成的吗?【现实生活里,有例子并分析,扣论点。】

正社会的极速发展似乎也正逼迫着如今的父母们相信,孩子,必须快快长大。恨不能三岁出口成章、五岁精通音律,一夜成人。当儿童能花上几个小时来鼓捣一小块泥巴、琢磨一支铅笔时,却越来越少有父母会静静地在一旁等待;当儿童正笨拙地企图将细绳打上个结时,越来越少有父母会说,孩子,你慢慢来。如果孩子们是花朵,他们不应成为转瞬即逝的樱花,生命的成长需要时间和过程,让他们在慢慢成长中长久地绽放吧。【结尾最后以排比畅快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