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鸥–致杜甫

突起的颧骨似丘山起伏
双颊凹陷成哀鸿遍野的中原
你弯曲瘦弱的腰脊
像一只失群的沙鸥
闪动风湿的翅膀
在古九州的版图上空哀鸣

曾经仰慕过谪仙人
年少轻狂的时候
你们一起痛饮狂歌
酒香到骨髓里
你自以为从此可以鹤翔九天
但是渔阳鼙鼓
让你成为惊弓之禽
在苍茫的关中平原辗转流离
从潼关到渭河
万千林木
没有一根枝条安稳得可以使你落足

风萧萧,国将破
都城荒草如烟
太液里芙蓉露出惊惧的神色


无法笑出杨贵妃昨日的娇媚


未央宫低垂的柳叶


骤然紧缩成万千宫女的惨淡的眉头


朱紱紫袍依旧举起青铜觞
喝下你大滴的眼泪
粟菽液化的酒香四溢


想起头颅低垂的爱子
你的嗅觉突然失灵

朱门和大地都充满了血腥与臭
一千次的旋绕
你跌落蜀山
浣花溪边千朵万朵的花枝
依旧不能阻挡四起的狂风
那些弱软的稻草
在寒秋沾满泥土


跳着怪异的舞蹈


恰如普天之下孤寂的寒士


老无力的你和他们一起
竟然成了一群无知稚童的玩物

终其一生没有逍遥游的姿势
天空如此辽阔
却总是簌簌风急
渚清沙白
却止不住高猿长啸


可是你依旧固执地在古九州的版图上久久哀鸣


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作为一只鸟的天性
满头华发化作沙鸥白色的羽毛
终生飞翔
却期待为历史和苍生寻找一个安稳的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