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们一个都不能少

                   


 


学校安排我带了一个实习生,我以一个指导老师的身份示范了三节的生物课后,她就开始登台试讲了。那天,大部分同学配合得相当给力,教室内声音洪亮,引得路过走廊的老师频频注目。


初登讲台的她,语速偏快,显然有些激动和紧张,那个拘谨的样子真如二十年前的我。不过,慢慢地,随着她进入角色,教室里气氛活跃起来,知识尤如涓涓流水,在黑板讲台前欢快地流淌起来。


“袁承志,请你讲讲你的观点”,实老师板书写完之后,突然把目光投向后排。我眉头一皱,怎么叫他呢?孩子们一齐扭头张望,袁承志不情愿地站起来,睁着那双好像永远睡不醒的双眼,歪歪扭扭地晃动着。实老师看出了端倪,不过她似乎很耐心,过了许久,在同位的帮助下,袁承志终于结结巴巴地说出了答案,实老师如释重负似地松了口气,继续她的课程。


评完课之后,上课时袁承志歪歪扭扭站着的镜头却一直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十多年来,这种画面对我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在日复一日的教学中,我已经渐渐淡忘工作之初的信念。我似乎早已把他们忘记了!那些最后一排的孩子,还有周围和他一样的学生!我已经许久没有注意他们了,也已经许久没有让他们回答问题了!是我主观断定他们不会,还是不愿让他们浪费上课宝贵的时间?他们虽然在我的课堂之上,却早已经被我遗忘在课堂之外。


记得每次接手新生的时候,我也总是满怀激情,认真细致地为他们上好每一堂课。每次在讲台上凝望他们的时候,我都会下决心“一个也不能少”。可是每个学期不久,面对“袁承志”们,我总是丢盔卸甲,失望无语。在相同的问题面前,这些孩子一直是默然站立。他们的世界,容纳不了那些艰深的术语,他们的选择只有逃避,沉默,一再地沉默。于是一次又一次,我败下阵来。每天到校,一任那些孩子就在那里沉坐、发呆、睡觉,在青春蓬勃生长的季节,一任他们知识的家园疯狂地萎缩荒芜。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上课的时候,像实老师一样,像二十年前我一样,我把最简单的问题留给了“袁承志”们,甚至纠正了他们“蕊”、“辅”等的读法。那节课,没有人在沉坐,我的眼睛里为每个人都预留了一方宽广的空间。对于每个孩子,当他们的起点已经不同的时候, “平等、鼓励、信心”的意义比知识更重要。教会他们能理解的东西,给他们一份尊重,享受一份成功的喜悦,是一种更大的收获。看着一双双青春的眼睛,我憧憬着更多的孩子能因此慢慢主动伸出双手,掬一捧清凉的甘泉,浸润自己曾经干枯的精神家园。


永远保持一颗对职业的敬畏之心,永远保持宽广的视野,我们才能书写出“大写”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