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底层解读文本

文章讲到什么程度才算讲透了?语文课触及到思维层面才能算学得明白,叶圣陶在语文教学二十韵中说,作者思有路,遵路斯识真,可谓一语中的。
在西方文艺理论中,普罗普、格雷马斯为代表的西方叙事学给文学创作带来深刻的启迪,注重文本的深层结构使我们摆脱了文本分析的随机性,把握住了共同的结构基因。而作为中学课文来说,我们不可能上升到这个高度去分析课文,但是,这种文本的解读方法却给我们一个良好的启发,我们是否可以去关注一下文本的逻辑关系呢?它们之间有没有共性?当然有!
从叙事文本开始研究吧!叙事文本一般说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何谓起因经过结果?就是一件事件前世今生和来世。起因就是事件的前世,经过就是事件本身,结果当然就是事件最后的结束。仔细想想,一件事这几个要素背后折射的就是一种逻辑关系:因果关系。也就是这件事前面一件事对该件事的影响和这件事对后面事件的影响。我想起了福斯特,在叙事情节定义中,他说,情节就是有因果关系的事件。国王死了,王后也死了,这叫事件。国王死了,王后也因此悲伤而死,这叫情节。在叙事性文本中,因果关系极为重要,他们之间的联系就是一个个多米诺骨牌,事件因此结为松散而紧密的一体。好了,我们继续推演,因果关系是一种逻辑关系,我们的文本剖析只有到了逻辑关系层才算“识真”。对叙事性文本来说,把握因果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种解读手段。如果对初中课本课文进行高度概括,绝大多数课文实际都摆脱不了一个人类思维的一般规律。这就是: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这当然就是上面因果关系的一种变体。显而易见,记叙文对这个规律体现是非常明显的。如为什么是最后一课,怎样上的最后一课。唐雎为什么要出使,怎样出使。为什么要杀狼,怎样杀狼。为什么要杀强盗,怎样杀强盗。为什么要见于勒,怎样见的于勒。太多太多,例子太多。议论文和说明文也摆脱不了。议论文不必说了,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我们看说明文如:什么是统筹方法,为什么要用统筹方法,怎样用统筹方法。为什么要向沙漠进军,怎样进军。什么是死海不死,为什么死海不死。等等。同时,我们发现,思想品德课本也是这样写作的。比如,爱护公物一课,完全按照什么是爱护公物,为什么要爱护公物,怎样爱护公物。尊敬师长也是应该这样写吧!好极了!历史呢?比如贞观之治吧,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写?什么是贞观之治?为什么会发生贞观之治?贞观之治的意义是怎样的?哈哈。这就是触及思维海底的魅力。不把握思路永远读不透,把握思路发现深层结构大同小异。
现在,我想起了张伟,青岛市的一个区的语文教研员,他的球形阅读理论,不是也是抓住了另一种逻辑关系─-概括到具体的关系吗?球心永远是概括的,具体的材料是这个球心的映射。把握逻辑关系,尤其是因果关系,这些基本的哲学范畴,对我们真的很有用。讲清这些关系,我们才能不会雾里看花,才能从基因上把握文本。

《从底层解读文本》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