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重估


 


世纪之初,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面对传统成了一个摆在先行者面前棘手的问题。在严峻的现实面前,一大批仁人志士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强烈的怀疑和抵制情绪,他们开始参考西方价值尺度来重新审视本土的文化体系,以求达到重振中华文明的目的。这种审视的一个结果就是更多地关注了文化中的糟粕。鲁迅等接受西方教育的文化干将对传统文化深恶痛绝,他们对传统的认识就是“瞒和“骗”,这种情绪在《父亲的病》和《明天》等名篇中都有很鲜明的体现。更为激进的是,大陆文革中,对传统文化进行了完全颠覆式的否定,将文化得以呈现的物质载体和价值观念进行了几乎彻底的扫荡。应该说,中华文化的主体框架在自然关系上的阴阳五行观念,在人事关系上的儒家思想,无论是在认识自然和处理复杂的社会关系上都有很大的局限性。客观来说,传统文化中,垃圾很多,无论是机制的僵化,观念的奴化,载体的腐化都是和现代文明是格格不入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传统文化是在农业社会科技不是十分发达情况下,中国人独立探索宇宙社会的一个切入点,而且历史已经证明,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经过磨合、融合,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找到一个良好的契合点。一味地宣扬文化虚无主义,并不能给文化的多样性建设带来任何好处,只有积极思变,才能拯救我们自己的文化。中华文明也有很多光辉灿烂的亮点,比如在文学艺术、工程建筑等方面至今我们也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这些东西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是人类永恒的财富。更多有责任感的中国人应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自觉地肩负起弘扬传统的责任。


张晓风散文的文化意识体现对传统语言的传承上。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有一个传承的规律性,进行全然割裂式的革命也是不现实的。“文化的‘大传统’与‘小传统’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是文化运动的必然规律”。[32]单就语言而言,由于它的约定俗成性,这种影响就显得更为明显。文言文言简义丰,注重节奏,带有大量的历史文化信息,映射中华民族的思维习惯,因此直到今天还有强大的生命力。和西方表音的抽象文字不同,中国许多文字本身就是一个表意的优美图画,这对语言体系的多样性是一个重要的补充。鲁迅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其实也包含了许多文言的因素。即使是善于用北京口语写小说老舍先生,也多次撰文强调汲取文言文的优点,炼字炼词,尽量用较少的词语包含更多的意思。同时,在音节上,注意平仄起伏,使文字有较强的可读性。更有甚者,巴金直接声称,他的文字功底来自幼年背诵的《古文观止》。这样看来,“文言文”还包含大量的优质元素,它的整体的不合适宜并不等于“文言”一无是处。白话文言,在流通过程中是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而对这种文化基本载体的魅力,张晓风做了精彩的演绎。应该说,张晓风散文最大的亮点是文字,在当代作家中,能用深厚的功力唤醒文言,让人们重新审视文言美丽的,张晓风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张晓风散文的文化意义也体现在对文化精神的颂扬和多姿多彩的生活方式的艺术表现这一层面。世界各民族的主要差别之一在于文化传统的差别,这是经过历史的选择,渗透,沉淀在民族心理结构中的一整套深层价值体系,它关系到宇宙、人生、政治、社会、伦理、道德等。中华民族的每个个体,都不可避免地要面临这种价值体系的熏陶,从而形成特定的观念和行为方式,这些也是一个民族特点的重要印记。“人们怎样生活,固然和物质条件有关,但更不能离开精神的东西,不能离开思想、感情、价值观念等等社会文化意识,而一定的风俗习惯、伦理、道德、宗教、信仰以及哲学法律、政治观念等社会文化,不仅赋予人们社会活动一定的思想和感情,而且造就人们对人生、对生活特有的价值观念和价值取向,它既影响人们的物质生活,也影响人们的精神生活。” “文化不仅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一般状况,而且影响他们生活方式的价值取向和进步程度。生活方式作为人类生存活动形式和特征,并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本能的要求,而主要是社会赋予的社会活动方式。从这种意义上说,生活方式即是一定的文化样式。”[33]张晓风散文之所以能引起知识阶层很多读者的欣赏也与她把民间习俗、诗词典赋、诸子百家、阴阳五行,这些文化因子有机地糅入作品,在作品中营造一种浓郁的古典文化氛围有一定关系。读者会发现相当多熟悉的许多文化因子在文中被拔起,接通、照亮。文化的含义被重释,古典的意境被重现,文化的精神被擦亮。


“那些线装书——就是七十多年前差点遭一批激进分子丢到茅厕坑里去的那批——现在拿几本放在桌上吧!让年轻人看看宋刻本的书有多么典雅娟秀,字字耐读。”[34]应该说,张晓风散文对传统文化总的立场是积极的,在她的眼里,对传统挖掘利用应该大于批判。她对传统文化的践踏者痛心疾首:“你们也在拆,拆古迹,拆文化,可是你们又建起什么来呢?”[35]相比较余秋雨的文化散文而言,张晓风没有做那么深刻的思想性反思,她只是更多地结合自己的经历,用积极的视角去审视文化,拥抱文化,引导我们去重新认识文化的精髓。她认为“中国传统文学深厚而悠远,不能够割断。对中国人而言,不是考试或者谋生的某种需要,而是融入血肉的精神所在” [36]即使对文化中的消极因素,她也没有金刚怒日式的严厉,只是温和地发出长叹,静静地写出以引起人们的觉醒。


张晓风散文是对古典文化的拯救和重新打造。无论是题材的扩展,还是文体的变革,艺术手段的增加和人文精神的重建,她的散文都有积极的意义。“诗过去了,乐府过去了,词过去了,曲过去了,如果我们不能挽回那个时代,什么又是我们的新方向呢?”[37]她的散文在自觉的高度上把古典与传统从众多的审美对象中剥离出来,吹去上面的灰尘,使之重新焕发新姿,具有“寻根”和“重铸”的重要意义。在她以前虽也有不少散文家对古典文化进行了积极的改造和化用,但是如此大量地把古典资源化入现代散文,而且取得这么大成功的,并不多见。高品质的散文往往和多层次的审美感受联系在一起。张晓的散文中除了自然美感、宗教美感、人世亲情、人生哲理外,还增加了古典美和历史感,它们使她的散文底蕴增厚,呈现出与众不同的风格,同时这种创作倾向也为现代散文打开了一个新的审美向度,为散文审美意蕴的丰富开辟了一条新的通路。

发表评论